綠色經濟:從一間教室說起(一)

教室垃圾

 

(教室垃圾令人頭疼。圖片來自台南市鹿兒週報

臺灣社會,在短短的兩、三年內,面臨了一連串的「黑心風暴」,吃足「黑色經濟」之苦:黑心油、黑心牛奶、黑心食品、黑心茶,不可勝數。當我們開著車,上了高速公路,看見無數的汽車排著灰煙,又或過馬路時,等紅綠燈,卻被呼嘯而過的烏賊車,弄得烏煙瘴氣。食安、空氣污染、全球暖化,社會富了,但生活卻苦不堪言。當我們關心身體健康,並知道癌症成為我們生活中的殺手,小孩子常常生病,女性不孕,或常常莫名的疲倦,並不只是因為生活習慣與過去不同,而是因為工商業社會,從食、衣、住、育樂到交通,有太多「假」與「黑」。

 

難道要讓一個社會富起來的代價,市場上就得充斥黑心、不可信任的企業?難道要讓一個落後的國家富起來,就必須要犧牲我們的健康,以及下一代的幸福?我們曾經提到,其實我們有選擇,選擇永續發展,而非短視近利,選擇綠色經濟,而非黑色經濟。比如說,怎樣的經濟,綠色工業不會排放廢水,怎樣的農業,土地可以免於污染,而怎樣的綠色交通,可以避免馬路過度壅擠,並且減少空氣污染,以及幫忙緩解全球暖化?市場,可以跟我們想像的不一樣。

 

市場從人類有歷史以來便存在了,甲骨文裡,更多談的不是國事,而是欠債,人類大歷史一書裡,更提到,從Uruk挖出來的泥板,記錄人類先祖在五千年留下的話,不是哲思,也不是智慧,而是「在37個月間,總共收到29086單位的大麥,由庫辛接受」(請見該書144頁)。既然市場跟人類一樣久遠,為何今天市場上的黑色企業這麼多呢?自然是因為現在的遊戲規則,常獎勵以「黑色商業模式」為業的企業,而非是永續的、共生的、綠色的綠色企業。所以要理解綠色經濟,就得理解獎勵綠色企業的遊戲規則。說的深奧一點,綠色經濟,與尊重永續價值的產權制度(Property Rights System)密不可分。講通俗點,我們可以用一個淺顯的例子幫助大家理解:學校教室。

 

在臺灣,人人都上過小學跟國中,大多數也上過高中、高職。臺灣的義務教育是班級制度,你我都有的經驗,就是一群學生,不論風吹下雨,不論流行性感冒是否橫行,幾十個同學,擠在一間固定的教室,人人有自己固定的位置(雖然坐在哪換來會去)。

 

學校的地板,由磁磚拼成,或大或小,學生低頭一看,會瞧見地板上有直的、橫的兩種黑線,長長的,貫穿整間教室。臺灣的學校講究整齊的精神。所以多數人的桌椅會沿著這些黑線貼齊,班上幾十位同學,就算座位散亂成一團,只要老師一聲令下:「向直線跟橫線貼齊!」不一會就有整齊劃一的桌椅們了。有些老師眼裡的「小混蛋」,會搗亂,把桌子挪開,桌腳就沒貼在線上了,古時有體罰,不免挨一陣打,今天老師還是會生氣,難保還是會被狠狠罵了一遍。

 

我們不妨把產權制度,看作「教室生活守則」。什麼是教室的規則?其一,有誰亂丟垃圾,常要被處罰,可能罰作值日生,多半要負責把那些垃圾撿起來,拿去丟掉。但我們回憶一下:多半時候,不會有人承認自己亂丟垃圾,很多人更是亂丟的神不知,鬼不覺,同學皆沒看見,地上卻髒亂不堪。這時候,地上的界「線」就很重要了。今天垃圾是在小明的位子發現的,找不到凶手,老師可能會叫小明去丟掉。在小華的位子附近發現的,找到凶手,凶手得向小華道歉。這些都是我們國小、國中生活常有的體驗。

 

但綠色經濟之所以重要,正是因為現實生活,比上述的情況複雜。在教室裡,有兩種情況最棘手。第一,是一大陀的垃圾在走廊外。經過的隔壁班同學當然不會幫忙。叫教室裡靠窗的同學去幫忙嗎?但靠窗的同學說不關他們的事。或是垃圾桶滿出來了,人人都有貢獻垃圾,但值日生在午休時已經倒過了,換誰去倒垃圾?沒幾個人自願,就會輪到資源股長、衛生股長處理了。陽台、講桌、窗戶,這些屬於大家的資源,往往被濫用,或出現了髒污,大家卻覺得不干自己的事,是第一種狀況。

 

第二,是某團用過的衛生紙,落在小華跟小明的交界線上。不偏不倚。垃圾如果往左一公分,老師會叫小華撿。往右一公分,小明。但偏偏這垃圾兩人都有份。老師恐怕會叫兩個同學猜拳,但兩人更可能大吵大鬧,說垃圾不是他們的,不關他們的事,卸責來、卸責去,老師可頭痛了。這是第二種狀況。

 

第一種狀況,通常被稱作「公地悲劇」(Tragedy of Commons),是指使用資源的權責,沒界定給任何人,人人都可以使用,卻沒人負責,森林濫墾,漁獲枯劫,屬於此類。第二種則被稱作「反公地悲劇」(Tragedy of Anti-Commons),更為有趣,是指有關的權責,太過複雜,可能同時有太多人有權責,於是相關人士,皆可推委卸責。我們常看到一些國家的公務員,會把電話轉接來轉接去,但就是轉不到有關單位,因為每個單位都可能有關,於是每個公務員都說「跟自己無關」。

 

這兩種悲劇,在社會科學裡,被當作「產權問題」,我們用「教室規則」的角度來看,看得很清楚,就是「誰有權責」的問題:出了事,誰該負責?有好處,誰能獲得?

 

立凱電長期關心的環境問題,集中在「空氣污染」跟「氣候變遷」兩類,此二類問題,雖與「公地悲劇」、「反公地悲劇」類似,卻更加的複雜,因為空氣污染、氣候變遷,其災害往往跨越國界,更常的是加害者在A國,受災戶卻在B國,我們將在下一篇文章,依然用淺顯易懂的方式,理解這種會「大風吹」的污染。

 

‪#‎經濟學‬‪#‎綠色經濟‬‪#‎公地悲劇‬‪#‎產權‬
立凱電官方網站:www.aleees.com
Twitter:twitter.com/aleeesblog
Google+:plus.google.com/b/114888636148467405386/+Aleees/posts
Blog:http://aleeesblog.com/

 

延伸閱讀

從反式脂肪看現代環境問題的癥結

 

 

【立凱電】清碳聯盟成立 迎接綠色經濟匯流

清碳盟一

 

關注環境議題的社會學大師紀登斯(Anthony Giddens),曾在其大作「氣候變遷政治學」中提到,要面對氣候變遷的挑戰,「政治匯流」與「經濟匯流」勢在必行,政策要把氣候變遷的議題納入重要的議程,而經濟也要向低碳轉型。

清碳盟六

(photo via here )

曾經,「京都議定書」為國際氣候變遷的談判帶來希望,似乎能以國際之局解決氣候變遷之問題。但是,隨著國際氣候談判一再陷入膠著與僵局,以國際之局解決氣候變遷問題,成為了一條漫長的路。所幸世界各國陸續發展自己的碳市場交易機制,甚至展開雙邊、多邊的跨國合作,低碳生活部落格有了詳細的介紹。在臺灣,則由「清潔發展與碳權經營策略聯盟」(以下將簡稱清碳聯盟)作為政府與民間產業的溝通平台,以達低碳轉型的效果。

 

 

 

清碳聯盟成立大會於2月18日舉行,欲推廣「產業向低碳轉型」、「促進產業相互合作」、「創造低碳機會」,以及「兼顧企業社會責任」,於成立大會當日廣邀各方專家,一同商討面對氣候變遷問題的策略。其為政府與民間的合作平台。

 

清碳盟三

(清碳聯盟的運作機制示意圖,取自官網

 

 

在成立大會上,「台灣董事學會理事長」許士軍先生提及「環境變,策略變,組織變」,企業因以回應氣候變遷挑戰,證券櫃檯買賣中心董事長吳壽山先生表示「市場衝擊重要性不亞於綠色科技發展與法規」,提及金融危機後的經濟發展與低碳經濟背道而馳,福特六和總經理范炘先生則提出「交通業要從軟體革新等方式面對未來的城市問題」,

 

許士軍先生提到,氣候變遷為商業經營環境帶來改變,突如其來的天災、氣溫的改變,都是一大挑戰,當環境改變的時候,以環境作為基礎的企業策略就要改變。不同的環境需要不同的策略。而當企業策略改變的時候,企業的組織結構便得做出調整,組織結構的調整,便帶來商業模式的改變。乍看跟企業經營無關的氣候變遷,卻會為未來的企業帶來重大的改變。許士軍先生所言,指出了氣候變遷與企業經營習習相關,企業應該重視「氣候變遷」這個議題。

 

證券櫃檯買賣中心董事長吳壽山先生則表示道,在2008年金融海嘯之後,減少碳排放的呼聲便減小了,大家又把焦點先轉還經濟發展上,金融危機後的經濟發展並未妥善的走上低碳經濟的道路,提醒大家,除了法規的改進、技術的進步之外,市場亦是決定我們能否通往綠色經濟的關鍵要素。

清碳盟四

(清碳聯盟的願景:低碳能力建置到企業永續發展,以達國家永續發展之目的,示意圖取自官網

 

 

福特六和總經理范炘先生則詳述道,氣候變遷一大部份的成因,來自交通。汽車載具的碳排放等,都是造成氣候變遷的原因。而油電混和車、電動車、氫電池等的新技術,都有辦法為減少碳排放帶來希望。但是除了技術的演進之外,服務的模式亦很重要。透過交通模式的改變,便能打造未來更環保的都市。隨著地球的人口增加,預計未來會有更有很多的大都市出現,能否提供更為綠色的交通模式給這些大都市,是值得思考的地方。

 

而能否提供「All-in-one」的交通解決方案,是提供這些綠色交通模式的鑰匙。充換電站的普及、加油站的改善、行經路線的規劃,都必須要考慮進去,並非技術的改進就可以辦到。

 

光是透過軟體的改善、或是令駕駛員「社群化」方便彼此學習更好的開車技術,就可以減少碳排放,這些都是交通業可以努力的地方。

 

當日還有為數多場的分享,包括航空業、政策角度等等。面對來勢洶洶的氣候變遷,清碳聯盟作為「經濟匯流」與「政治匯流」的推手,值得所有關心環保的朋友拭目以待,而在實際產業的改進上,交通更成為本次成立大會的重點項目,希望未來各種交通載具,都能夠發展出更低碳、更有效率的交通模式,提供更「綠」的生活環境!而綠色的交通模式,以電動載具為例,該如何發展呢?詳見以下兩篇文章:

1. 《活動紀實》泛科學微型點子對撞機XIII

2. 【Better Place的故事】

如同福特六和總經理范炘先生說的—透過模式的改變,來打造環境的改變,當我們在思考如何用電動車、電動巴士打造低碳經濟的時候,也必須以模式來宏觀的思考,清碳聯盟也是提供一個模式,與民間合作,以打造「經濟匯流」與「政治匯流」。

 

Aleees Blog粉絲團管理者:鄭紹鈺、Toby編撰,希望大家喜歡。

延伸閱讀:

聯合國定義綠色經濟:綠色經濟是我們的特效藥

綠色經濟:我們真的想要的未來嗎?

綠色交通讀書會:我們想要怎樣的未來?

【議題】公平與環境也很重要 ——我們需要綠色的經濟、綠色的企業、綠色的你!

綠色經濟

 

(環境?經濟?如何兼顧? 圖片取自「環境資訊中心」)

這三十年間,臺灣工商業發達,金錢至上成為了一種主義,也為我們戴上了一副有色眼鏡,不知道從何時開始,我們打從心底相信經濟學家口裡的「市場機制」,會自動自發地幫助人類解決一切的問題,我們也開始相信,單單依賴每個人的自私,就可以讓社會變得更好。

但是,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艾克羅夫(Akerlof)和席勒(Shiller),兩位經濟學家便在他們的名作「動物本能」當中,提到今日的經濟,並不是這麼一回事。如果凱因斯在1936年寫的「一般理論」,是大蕭條時期的美國政府的政策參考書的話,這一本「動物本能」,便是此次2008年的大蕭條中,歐巴馬政府相當重視的建言。

在書中,兩位經濟學大師明白的指出目前的市場機制的不足之處。資本主義強調自私與利潤的機制,能為我們帶來現代醫學,是制度的光明面,但每個制度都有陰暗面,目前的市場機制的陰暗面,即是其不一定滿足人們的需要,而是滿足人們「想要便願意付錢」的欲望。臺灣也不例外。高速經濟發展,我們的社會變得富足了,相對的,也有很多地方變得「更糟」。顯而易見的,像是我們呼吸的權利,被PM2.5侵害了。世界衛生組織宣佈空氣污染源是第一級致癌物,在2010年,全球因空氣污染引發肺癌的死亡人數達到22.3萬。現實的,癌症中的癌症 – 肺癌,成為了臺灣人第一名的殺手!

那麼,到底為什麼在我們的工商業社會的運作實況中,並沒有如亞當斯密說的那樣,光是眾人的私欲就讓世界變得完美了呢?其實亞當斯密也有預料到 – 市場的前提即是道德與倫理。

企業在乎社會的責任嗎?

一般的經濟學家會說「不」。因為世界太複雜了,不同的理論提供我們解釋事情的方式,於是我們依賴不同的理論去解釋世界如何運作。而在一般的經濟學理論當中,企業的責任便是獲利。因為企業提供員工「工作機會」—-那代表著現代人一天中有1/3的時間在公司裡,企業也以股票、公司債的形式,吸收了社會中很大一部份的儲蓄,公司在獲利當中,也造就了我們的食衣住行育樂。當然,不獲利的公司無法擔任讓上述提到的種種資源互通有無的功能。但是,光是獲利就夠了嗎?「獲利」如同一個人的體重,我們不能光從一個人的體重就看出這個人的身材、品格、涵養,相對的,光從「利潤」也看不出這間公司的利潤是對人民好的利潤,還是不好的。更甚於社會,如同,整個國家的衡量單位「GDP」。

 

目前的企業少有在乎「公平」與「環境」

如果你有兩個孩子,你會發現「公平」絕對是人類最關心的議題之一。你只帶一個玩具回家,絕對是要陷自己兩個孩子於不義,他們極有可能會大打書手,去搶到那一個玩具,他們大打出手的背後動機,就是不公平。儘管經濟學中,已有不少重量級的人物開始討論「公平」對於經濟運作的重要,但在大部份人的意識型態中,「公平」並不是重要的一回事。

真的嗎?

今天,不只臺灣,世界裡許多的企業鋌而走險,利用資訊上的不對等(我們看不見他們在幹麼),最近的食安事件,在食品裡混上便宜但不能吃的成份,又或是濫用社會資源、自然資源,讓我們的孩子喝不到乾淨的水、呼吸不到乾淨的空氣,這樣公平嗎?這樣的「不公平」,難道沒有帶來實質的傷害嗎?

 

綠色經濟—綠色企業—綠色消費者

歐盟已於先前發布了「20-20-20」的政策方針(我們於先前另一篇文章有詳細解說),這政策方針背後的大構想則是「Inclusive Green Economy」,就是「共融的綠色經濟」 – 一個兼顧社會公平、環境友善的經濟。

在這樣的經濟當中,企業將擔任更重的責任,讓經濟變得「更綠」起來。有另一觀點認為企業負責「綠色」的責任,無須投入,應該完全的自由放任。但這樣的想法有待討論。在支持自由放任的蘇格蘭哲學家(包括亞當斯密),世界並不是沒有政府,而是政府應該要去建構良好的法治體系,提供誘因讓大家不因自私而殘害他人。今天,我們不會支持讓企業以「謀殺」當作商業模式的利潤來源,因為司法根本上的禁止這件事。

那綠色的經濟,便是也不容許企業以「慢性謀殺」來營利,比如其商業模式導致大家曝露在嚴重空氣污染的環境當中,造就高致癌風險,或嚴重污染水源,讓市民的日常生活無以為繼。

在「氣候變遷政治學」當中,當代的社會學大師紀登斯便提出「政治匯流」跟「經濟匯流」的構想,來推動綠色經濟。要確保政府能夠讓不同的公民團體參與,兼具「由上到下」的專家治理與「由下到上」的公民的參與,讓公民力量發揮,並且確保環境議題是政府的議程中的重要議題。

另一方面,政府也要引導「經濟匯流」,讓企業與其他的經濟行為,都不能罔顧環境與公平,達成未來經濟的轉型。這些說起來容易,做起來難,原因便在於「你」支不支持。

 

民主的力量,你支持一個更好的未來嗎?

當一間黑色企業用壓搾、剝削環境的的商業模式營利時,它將會有比守規矩的綠色企業有更高的價格優勢,今天的消費者若只支持低價,卻不思考價格背後的故事,那綠色企業將不被消費者鼓勵 – 被鼓勵的是那些為非作歹的不肖廠商。

但如果今天的消費者願意超越價格思考,形成公民的力量,去監督價格背後的故事,那價格的競爭也必須照著「對」的模式來,企業不能透過把成本轉嫁給勞工或環境來創造低價,而必須透過技術的創新與才智來減少成本。(1970年代石油危機以後,全球的企業很快便找到「創新」的方法來因應數十倍高的油價)

除了身為一個消費者之外,你也是一個生產者。

就像經濟學家「張五常」講的,公司是什麼,沒有人真的知道。那是一個透過契約結構、社會結構,聚集在一起的一群人,共同營利與分潤。那麼,也生為一個生產者的你,是否願意在工作的崗位上,去思考更綠、更公平的方法?比如說巴士產業在許多人眼中,已被貼上高污染的標籤,但立凱電卻選擇從這個產業切入,用電能取代柴油,減少空氣污染與排碳,創新營運模式,看見油電等價的可能性 – 每個產業都一定還不夠完美,那也代表每個地方都有創新的空間。

不只是消費者、生產者,你也是爸爸跟媽媽,你也是一個社群裡的朋友。

你願意以身作責,做個更注重公平跟環境的人,給你的孩子看嗎?你願意跟朋友出遊時,願意減少污染跟不公義嗎?這些都是可以馬上開始做的改變。

而在民主政府中,身為一個人,你都有投票的權利。現在政府的設計,並不是市場機制當中的「效率準則」,而是「大眾準則」,簡單來說,每個人都有說話的權利,票票等值。在「不公平的代價」一書當中,作者史迪格里茲也是諾貝爾經濟學獎的得主,其提到了不肖大財團能夠影響媒體,媒體進一步影響認知,我們的選票基本上容易被這些財團操弄。

這個時代,也有資源爆炸、也有不同的社群,代表不同的資訊渠道,只要用心,便可以找不到多方的言論跟資源。我們都可以作個「有心有感」的公民,去思考自己選票的影響力。

在投票的過程中,我們選出來的政務官是否關心環境?我們選出來的民意代表,是否願意關心企業背後的黑色地帶?當我們越輕視手中的選票,我們在下決定之前,便越輕忽自身的權利。

消費決定你的物質生活,生活風格告訴大家你的思想為何,企業則負責了社會的眾多生產,政治決定了大家能做什麼。你花了金錢去消費,你等同投票給某種商業模式(可能是綠色的,也可能是黑色的),你如何生活,等於你投票給某種思想(注重公平的,或其他的),你在政治上的投票,更決定你想生活在哪樣的國家當中。如果,在這一代我們共同建構綠色運輸系統,帶給下一代綠色宜居環境,也逐步實踐了個人的綠色責任。

 

Aleees Blog粉絲團管理者:鄭紹鈺、Kate編撰,希望大家喜歡。

延伸閱讀:

聯合國定義綠色經濟:綠色經濟是我們的特效藥

綠色經濟:我們真的想要的未來嗎?

綠色交通讀書會:我們想要怎樣的未來?

【交通】21世紀,用永續交通打造綠色城市!

 

我們都以為是城市決定了交通,但翻開歷史,往往是交通決定了城市,如同《城市的勝利》的作者,知名的城市經濟學家艾德華˙格雷瑟(Edward Glaeser)說的:「運輸科技決定了城市的樣貌。」

 

交通改變世界

交通是什麼?交通創造了連結,連結則改變了人類對於時空的概念,改變了世界的樣貌。如《槍砲、病菌與鋼鐵》所提到,歐亞大陸橫幅寬廣,地形與氣候容許大型哺乳類的演化,人類也有馴化大型獸類的機會。得之於獸力的幫助,約一萬年前,駝獸的運輸能力,改變了人類城市的樣貌,人類不必再依賴於糧食的地理位置,人類有了更大的聚落。

維基百康雅典

(雅典,最古老的城市之一。照片來自維基,作者Christophe Meneboeuf

 

公車改變了城市

知名的哲學家、數學家、大汽學家、神學家、化學家(研究領域博大精深,不一一概述)的布萊茲-帕斯卡(Blaise Pascal),其實也是第一位提出「公車」概念的人,他於1662年的巴黎,規劃了第一條公車路線,但因為早期能搭得了公車的人,是「富人」而非一般人,故公車在早期,實際上是讓富人有能力搬到更遠的地方去,現今常見的郊區化現象,也在第一個公車路線啟用的同時,改變了巴黎的市容。

現今主宰世界運作的經濟方式,資本主義,也跟交通大有相關。根據大史學家霍布斯邦的研究,是交通的進步促成了自由貿易,自由貿易形成了跨國界的市場,於是才有了今日資本主義的雛型。過去歐洲時常發生革命,但於1848年最後一次廣泛的革命之後,就不再有歐洲革命了,其實是因為鐵路連接了歐洲,蒸汽船連結了世界,透過自由貿易世界各地的糧食,歐洲不再受到糧食不足(或過剩)的限制,經濟改而進入工業的經濟週期。

 

汽車與公路的崛起

然而,隨著以西方大國為首的「自由民主的意識型態」與「資本主義的經濟型態」在全球的勝利,很難有其他的交通方式可以有像「汽車+公路」一樣的主宰力。

英國知名的經濟自由主義政治家,鐵娘子「柴契爾」夫人,更是直呼:「二十六歲以上還搭公車的人,無疑是個失敗者!」

資本主義世界在告別19世紀末期的大眾交通世紀,在20世紀可以說是汽車的黃金時代。

第一條真正的高速公路,是於1924年義大利法西斯獨裁者墨索里尼啟用的,而德國法西斯政權領導者希特勒,更是建構了貫通德國境內的高速公路,才有辦法在歐洲快速調動裝甲車部隊,用閃電戰橫掃二次世界大戰,美國艾森豪將軍在與德軍交手的過程中對此印象深刻,戰後當選美國總統的艾森豪,便動用聯邦政府大量經費來補貼公路,於是,美式交通的三階段發展確立了:先是福特帶來的汽車量產,再來是政府補貼的公路建設,最後是大量汽車帶來的「城市蔓延」。

 

汽機車在臺灣的勝利

臺灣為何會發展成以汽機車為核心發展的城市?以前問過一些老前輩,他們敘述是「政策使然」,也是「人心所向」。在臺灣知名的「十大建設」開發中,十項有六項是交通建設,臺灣也在過去三十年間,經歷從勞力密集轉型成資源密集的產業型態,人均GDP從1961年的153美元成長至2011年已超越20000美元,可見經濟成長的強勁。

依照經濟成長的數據推論,新興消費階級的誕生,帶來對於汽機車的大量需求,也是汽機車在臺灣全面勝利的主因,在這波「臺灣錢淹腳目」的空前盛況中,如同當年巴黎的公車改變了都市,臺灣的汽車也改變了都市,昔日老街那種步行為主的彎曲街頭已經少見,市景改為是棋盤狀的道路規畫,與整天不斷施工以求路平的柏油路,巨大的公路貫穿了市容,連結了不同的都市,能開車的中年人帶著年輕人,離開了路仍彎曲的鄉下,背後那股動力,是新興中產階級對「有房、有車、小家庭」的獨立渴望。

 

寫過「科技想要什麼」的知名科技評論家凱文凱利(Kevin Kelly)在該書中提到:「一千台汽車讓人類可以舒適的擴展了探險的領域,一千萬台汽車則是帶來擁擠的地獄。」

 

汽車對現代人的確意義非凡,它提供了一個舒適、安靜、不會有人來搶奪的秘密空間,是現代人的個人主權的證明,它讓小家庭可以一同出遊,上山下海玩遍這座寶島,它也方便住郊區的人通勤,省去等候大眾交通的時間,而在省道內,除了汽車之外,還有機車作為代步工具,穿梭在擁擠的車陣內,在巷內迴轉時,還可以伸出「左腳」踢牆壁一下,協助轉彎。

 

然而,象徵個人主義的汽機車,已然帶來了三種公共災難,且已經是有目共睹。

 

由小到大、由可見到無形,這三種公共災難分別是:

 

維基塞車

(每到通勤時間,街頭常會交通堵塞。照片來自維基,作者Koika

 

一、      都市道路壅塞

臺灣的人口密度,以主權國家來說排名第二,僅次孟加拉,以地區來算,依然名列前茅,許多市區動輒就是「5,000人以上/平方公里」,照理來說,這樣的密度,能夠提供大眾交通運輸工具的茁壯,但在「汽機車的勝利」之下,我們取而代之的是數不盡的堵塞。

在密度不高、人口老化的鄉村,要看醫生的阿嬤等不到一台公車,行動不便的她往往依賴家人戴她,但若家裡的孩子都在工作,阿嬤只能依賴三十分鐘一班的公車搭去醫院,或是搭計程車去,但是,計程車到醫院的路程往往耗資三、四百元,住在鄉村裡的阿嬤根本不捨得花。

而在擁擠的都市裡,過多的車輛在通勤時間,時常把道路擠得水洩不通,每個想要利用汽機車便利的人,當人數一多,反而造成了汽機車的惡夢,而停車更是許多通勤族不快的經驗。

 

二、      空氣污染

在堵塞的交通裡,第一個能感覺的是空氣有多糟。筆者在「為什麼我們不在乎空氣污染」裡已提到,在這廢氣沖天的車陣裡,才能意識到為什麼在遠離工業區的都市裡,肺癌仍然高居所有致死原因之榜首,儘管如單國璽神父、陳定南先生等許多人並未有吸煙的習慣。

而當中,如「我們的島」所提,尤其大型柴油車(尤其公車)帶來的PM2.5,更是嚴重的公共災害,而且空氣污染的影響範圍,遠超過通勤會使用的道路,更會影響到周遭住家,在道路綿密的今天,有哪個都市裡的住家不是污染的受害者?

同時,能夠疏緩的汽機車勝利的大眾運輸系統「公車」,卻也是交通空污的製造者之一,不禁讓我們想問:地面上的交通怎麼辦?(更多空污資訊請見「為什麼我們不在乎空氣污染

 

A male Polar Bear (Ursus maritimus) starved to death due to climate change, Svalbard, Norway

衛報的照片,泛科學有對於此北極熊死因的詳細討論

 

三、      氣候變遷的威脅

近日北極熊專家Ian Stirling在北極的斯瓦巴群島發現一隻離家240公里疑似餓死的北極熊,吸引了大家的關注,並引起多方的科學討論。其實2004年便有就有「灰北極熊」的發現,一理論說法指出,由於北級熊的棲地受氣候變遷影響,故與灰熊雜居,其雜交後代,即為「灰北極熊」。而近日的極端氣候,已可由人的感官直接感覺出來,直覺上來說,之前天氣已酷熱,卻未聽見蟬聲,而數據上顯示,降雨日數未減少,但降水量未有改變,代表降雨的強度增強,南極的「南極磷蝦」生長週期改變,也揭示原本難以用測量測出的海水,因氣候變遷帶來的改變。

全球規末的氣候變遷,可謂是全球人類唇亡齒寒的大事,已有多位氣候變遷學家指出,這未來會全面性影響人類的經濟、社會、環境領域。然而,氣候變遷的威脅,是難以處理的「共有財的悲劇」,總體的威脅結構,卻是繫在個體經濟的每個層面。

資本主義鼓勵各種個人主義式的單位,好比行人用汽車畫開與他人的界限,各人自掃門前雪,常是資本主義的意識型態,國與國相爭,企業與企業相爭,常忽略事關公共的大型系統風險,如上述所述的塞車、空氣污染、氣候變遷,造就了「個體的理性」卻「總體的不理性」。

而在未來,人口增加,更多國家走上工業化道路,美式的「汽機車全面勝利」的方式,已成為一種氣候變遷抗戰的陰影,為了在「又平又熱又擠」的未來裡永續生活,對於交通,勢必要有不一樣的想像。

 

解決之道:不一樣的想像

除了如之前介紹過的TWYCC臺灣青年氣候聯盟,這些青年努力的參與國際氣候變遷談判,從國際政治的層級著手,不過,其他層級也有其解決之道。

回應文章開頭所提,「交通決定了城市」,往往是綠色的交通決定了綠色的城市。《不開車在路上:無車主義者的環球旅行》作者為撰此書,經過十來個城市,而其觀察擁有「無車交通」的城市,往往都是較綠的城市。城市在低碳經濟之路,擁有許多不同凡想的空間。

 

Portland

(波特蘭的綠屋頂計畫,照片來自Greenroofs.com

 

美國:波特蘭

以美國為例,在長期公路與汽車的主宰之下,城市已成為無限擴張的巨獸,因而有了對抗這巨獸的「新都市主義」的盛行,當中以公共運輸為理念的「新都市」,包括了波特蘭,這座城市的市容不旦沒有被巨大的公路切斷,反而以公共運輸規劃市鎮,而這是透過強而有力,且有遠見的市議會所主導的,現今是一個許多人嚮往的環保城市。(P.S.美國知名商業雜誌Fast Company的創辦人Alan Weber第一個工作經驗,便是成為波特蘭的公職,跟著市議會一起在「有車為尊」的美國,開創「無車典範」,這段過程對於他後來力求創新的生涯極有影響,可見他充滿智慧的商業書籍「改寫規則的人,獨贏」)

 

Copenhagen

(哥本哈根被稱為腳踏車之城。照片來自trekearth

 

丹麥:哥本哈根

而在丹麥的哥本哈根,這座城市更是以低碳出名,然而這座在過去飽受戰火的古老城市,歷史上,也是在市民為了權利獻身的鬥爭中,創造了低碳城市的典範,當中最核心的議題,便是如何處理交通。哥本哈根是一座特別細膩的城市,以公共運輸結合腳踏車族為軸,對於汽車給予了許多的限制條件,在哥本哈根,汽車是給有需要展現身份地位的人用,例如需要開車談生意的企業主。至於一般市民,則悠閒的享受腳踏車通勤的生活,哥本哈根的馬路,主要是為了大眾交通與腳踏車設計的,安全到許多人可以一邊划手機一邊騎車通勤,到了公司與學校,也有淋浴設備,可以洗去運動之後的汗漬,然而這些,並非平白無故得來的收獲,都是市民勇於向「汽車典範」說「No」的果實。

 

庫里奇巴

(巴西的庫里奇巴透過綠色交通重建城市。照片來自維基,作者Morio )

 

巴西:庫里奇巴

遠在南半球的巴西,筆者曾在里約熱內盧待過一段時間,深感巴西的貧富差距與公共建設廢弛之狀況,前些日子規模達數十萬人的「巴西大抗議」,洽好以公車票漲價作為起火點,但是背後的憤怒早已形成,人民向抗政府爭的實際上是以權貴、污染、無視窮人的經濟發展方向。

然而在這個充滿歷史創傷與政治衝突的國家裡,一座叫庫里奇巴的城市,在市政府多年堅持下,以公共交通重建被貧富差距撕裂的城市,更在「Rio+20高峰會上」,得到「全球綠色城市獎」,被聯合國秘書長讚為「永續發展的標竿」。因為經費不足以興建地下化的捷運設施,反而讓他們得以公車為核心,重整城市的活力,就像《城市的勝利》的主旨:「城市不是建築物,城市是人」,好讀交通,給予當中的人不一樣的可能性。

 

(Tesla創辦人在TED.com大會上談及永續交通的願景)

 

真實生活中的鋼鐵人Elon Musk對於永續交通的關注

在汽車領域,已有更多的企業做出永續的承諾,不論是由Shai Agassi帶領,但因為忽略消費習慣與20/80法則而嘗苦果的「Better Place」,還是由「現代鋼鐵人」Elon Musk所領導的「Tesla」。

正如Elon Musk在與TED.com負責人Chris Anderson於TED大會上的對談,這位矽谷鉅子便於開頭提到:「從我大學開始,便思考什麼問題會影響人類最劇…我想到的是永續交通與永續能源製造。」

不過上述所提的兩個例子,都是私人的交通工具「電動車」,然而,若想生活在以「大眾運輸」為軸心建設的未來城市,不想選擇開車,難道就沒有永續交通的選擇了嗎?

不是的,臺灣正好有一種不一樣的選擇:電動巴士。

 

臺灣的綠色交通:電動巴士

臺灣電動巴士的商業運轉正在起步,為市民乘客服務,想為綠色交通盡一份心力。現今常被作為大眾交通工具的柴油公車,雖已經比一般汽機車來得更為環保,也更能提供堵塞交通的解套,但仍然有PM2.5與碳排放之問題。

很幸運的,國內已有電動巴士這種永續交通的選擇,當中立凱電則以「充換電模式」,提供低碳的永續交通。

「運輸科技決定了城市的樣貌」,城市是人組成,而不只是許多的建物。有綠色的交通,才有綠色的生活,活的更好的人,才有更好的城市,而目前已有台北、桃園、新竹、金門等地區開始啟用,往綠色交通的未來邁進。

影片介紹充電動巴士與其充換電營運系統)

 

「現實地球的污染多到無法放置,唯有放些在你的肺裡。」-Robert Orben

 

別讓我們的孩子記得我們,只因為我們忘記他們。請一起給孩子無懼的明天。

 

 

Aleees Blog粉絲團管理者:鄭紹鈺、胡庭恩整理編撰,希望大家喜歡。

如果覺得本文精彩,請至我們的粉絲專頁按讚!>>>立凱電動巴士:美麗城市的諾亞方舟

延伸閱讀:

1.《哪裡有電動巴士?

2.《什麼是電動巴士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