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「反式脂肪」、「寂靜的春天裡的殺蟲劑」:什麼是當代環境問題的癥結?

1912年,改變歷史走向的第一次世界大戰尚未爆發,但風雨欲來,已有少數的歐洲人察覺到世界已不僅是「進步、科學、樂觀」三詞可概括—那曾是西方世界自認的未來。

反式脂肪一

(Photo via Wiki. 第一次世界大戰於歐洲再度的喚醒人類的絕望感。)

不過1912年的確也是進步的一年。至少是化學界的大突破。

兩名諾貝爾化學獎的得主在1912年,因為「有機化學」的突破而得了桂冠。當中,法裔科學家薩巴蒂耳(Paul Sabatier)的研究為「食品加工」推起巨大的進步。起先,他研究一世紀以前的化學仍不熟悉的「催化現象」,這現象會在未來一世紀被大量應用在化學工業上。在他的辛苦工作後,其研究為「人造奶油」、「合成甲醇」、「氫化油」打開大門。近年來衛福部不停提醒其危害的「反式脂肪」跟這有關。

我們要問的問題不應只是「反式脂肪為什麼有害」,更應該知道「為什麼危險的反式脂肪會在生活中如此普及呢?」這問題可以揭露出當代環境問題的癥結點。

1901年,與諾獎得主薩巴蒂耳同樣研究「氫化反應」的德裔科學家諾曼(Wilhelm Normann)研發出把油部份氫化的製程,可以把便宜的液態植物油轉換成廉價又容易保存的食物油,是為現代食品工業的大革命。在這個製程中,液態植物油會變成酥油和人造奶油,但同時也誕生了當時不起眼的副產品:反式脂肪。

在北美,這類氫化過的植物油乘著「方便儲存、價格實惠」,迅雷不即掩耳的攻佔了家家戶戶與商店的廚房,為許多辛苦的大眾省了一筆「油」錢。可是,反式脂肪在接下來數十年,經過科學家的研究後,才被證實「有害」,政策於是開始管制反式脂肪。但於管制之前,反式脂肪,早已不知不覺融入了現代生活的飲食習慣當中,防不勝防。

另一個類似的例子。「寂靜的春天」裡提及的殺蟲劑DDT,也是先以「便宜實惠有效」擄獲大眾的芳心,隨後才發現其危險無比。DDT曾經也是現代生活不可或缺的「好幫手」,滅蟲滅蟑滅瘧蚊第一把手,第二次世界大戰時,DTT遏止了疫病傳染的風暴,也使農作豐收,但是1962年,美國生物學家卡森(Rachel Carson)出版了「寂靜的春天」一書,手起刀落,破解「DDT無懈可擊」的神話。她指出,春天將有一日寂靜無聲,因鳥鳴不起。為什麼飛鳥停止唱歌呢?因為牠們因DDT而中毒。以此例她不斷的舉證且說明:DDT正在殘害自然生態。

反式脂肪二
(DDT曾被誇為對世界最有幫助的化學藥劑之一。)

無論是DTT,或是反式脂肪,其普及非因其害,而是因其利。便宜、方便保存、容易取得、效果顯著,而後果則可能由未來的世代承擔(於是也有了世代正義的問題)。

現代的環境問題的癥結點,言簡意賅便於此:經濟面的果實往往是馬上便能感受到,但環境面、社會面、健康面的負作用,卻往往不是自己承擔,又或是要過上許久才會發覺。石油便是這樣的發明。

古希臘詩人荷馬有一曠世史詩叫「伊里亞德」,正是後來電影「特洛伊木馬屠城」的原始材料。在這史詩中,希臘人與特洛伊的戰船於海上交鋒,便已石油作為武器,用作海戰的火攻。在中國,通物理、農業、生物,又擅於文筆的北宋學人沈括,在其《夢溪筆談》裡已提及:「…內有石油…然之如麻,但煙甚濃…此物後必大行於世,自余始為之。蓋石油至多,生於地中無群,不若松木有時而竭。」

不過,石油的現代化,得從「亞塞拜然」這個國家講起,此名在波斯文裡意指「火之國」。亞塞拜然,自古即是石油產地,史詩裡,希臘聯軍進攻特洛伊時用的石油或許便從此而來,此地鼎於高加索山區,東鄰裏海,西於亞美尼亞,北頂俄羅斯,南置伊朗。它的大港「巴庫」曾是世界上石油產量最豐的國家,巴庫因其地勢足以避風,成為裏海的重要港口。因為石油的關係,當亞塞拜然仍是蘇聯的加盟國時,是除了「首都之國」俄羅斯之外,唯一可以自給自足毋須補貼的地區,而第二次世界大戰時,希特勒揮軍強攻要城「史達林格勒」,其中一個理由便是希望能取巴庫而得石油補給。

為什麼希特勒這麼重視石油呢?這意涵著石油在二十世紀,已於軍事、經濟、政治密不可分。巴庫這座由「石油工業區、開採區、商業大廈」組成的城市,是石油躍升成世界經濟的軸心的寫照。但石油會變的如此重要,跟內燃機的誕生密不可分。

當工業革命號角響起,內燃機漸漸成為無數天才的研究對像,但其影響力尚未普及。迄及1886年,德裔工程師賓士(Karl Friedrich Benz)取得了用「用汽油作為燃料的車子」的專利權,是內燃機將取得空前絕後的成就的里程碑。汽車在接下來的幾年,如同今天的「軟體科技」一樣,成為西方商業的顯學,無數資金與天才前仆後繼,當中,亨利福特(Henry Ford)透過良好的勞資策略,以及生產線的應用,汽車量產實現,為了對抗巨無霸一般的福特汽車,被擊得四方五裂的美國車商形成聯盟,便是通用汽車的前身,通用汽車提倡「經理人」概念,活用管理技術的創新,在亨利福特的晚年,將福特汽車殺下馬來,這一過程啟發了尚為年輕的彼得杜拉克(Peter Drucker),此君是今日無人不知的管理學大師,正是這段經驗讓他開奠定了現代管理學的基石。在這段商業競爭、管理創新的背後,是大眾汽車的普及,此一普及讓比石油汽車更早進入實驗階段的電動車,悄悄隱入大歷史之後。

帶來空氣污染、全球暖化的石油燃料,跟帶來反式脂肪的氫化油、增加農產的DTT殺蟲劑一樣,便宜的療效是重點。在汽車普及前,馬車還是重要的代步工具。但馬車的速度不如汽車,馬亦須飼養,且會老去、會受傷、會生病,更嚴重的是「馬糞」當時癱瘓當時西方大都市的排水系統,旱時臭氣逼人,澇時「淹」起來,慘不忍睹!石油是以救星的姿態普及的。汽車可不會有傳染病、吃飼料跟「馬糞」的問題,原本令政治人物崩潰的排水系統問題迎刃而解!

而內燃機帶來的各式創新,更像第一個發明原油精煉技術的波蘭科學家伊格納齊所說:「這種液體是國家未來的財富。這代表了居民的福址與繁榮,並且是窮人的新收入來源,和將會有豐碩成果的新工業分支…」

時過境遷,當時的人可能想不到石油已成為人類減緩、調適氣候變遷的負擔,如同反式脂肪之於我們的血管,DDT殺蟲劑之於我們的生態系。現今許多環境問題的癥結,便是享受「立即好處」時,忘記了背後代價,甚至枉顧世代正義。

問題或許比想像的更嚴重。全球被統計到的市場活動,光2012年便約45.73兆美元的產值(GWP,Gross World Product),這些產值中,多半都是「石油」所支撐。如果石油價格提升、產量已盡,又或在環境問題日益加深的侷限下,不宜再用,那全球能源問題該如何解決?除了等待再生能源的發展上,減少日常中對石油的依賴是好方法。第一次石油危機時,美國因油價暴升而通膨嚴重,但等到第二次時,衝擊卻減緩許多,主因是大家在經濟活動中,找到了替代石油的方法。臺灣大部份的能源都是由國外進口(最盛時可超過95%),在第一次石油危機時,通膨漲幅更是美國數倍之多,臺灣對於此問題的關注,理當更加急切。

所幸,人類的智慧足以克服這樣的問題。氫化油在其他優秀產品的競爭下逐漸被替代掉,反式脂肪慢慢退出舞題,DDT禁用了,農業產量並未帶來驚人的衰退。而對於石油過度依賴的問題,以交通面看,電動車、電動巴士的推出,是一個方法,而立凱電的換電式電動巴士,是一個例子。石油紀元一世紀餘,全球第一家全電動車隊「太魯閣客運」於2014年7月1日正式上路,是上述的解決方案的一個里程碑,各個產業若都能一同投入改革,我們對於石油必能日漸解渴。

反式脂肪三
(乍看之下石油問題難解,但人類已經一步步做出回應。圖為7月1日太魯閣客運的電動巴士正式上路。)

廣告

One thought on “從「反式脂肪」、「寂靜的春天裡的殺蟲劑」:什麼是當代環境問題的癥結?

  1. 引用通告: 綠色經濟:從一間教室說起(一) |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